山风

FGTL 黑白道(终于有名字了我热泪盈眶

(几乎完全忘记了自己还在lof上挂了这么一篇文 我有罪)

血的味道冒出来的时候Gavin是懵的,Avery撵着他出酒吧的时候他是懵的,深秋的夜风吹过来的时候,他那颗被酒精泡过的脑子还是懵的。直到他坐上那辆黑色的凯迪拉克,和Franklin并排着坐在后座,Franklin身上那股独特——混合着洗发水、香水、酒精和香烟——的味道轻缓的飘过来的时候,十八岁的男孩突然间清醒了。

车子轧过路面的声音很轻,Avery在前面开车,大块头的越野在她手中行驶的快而平稳,她很专业,让后座的乘客几乎感觉不到她的存在。Gavin的右边是Franklin,可能已经睡着了的Franklin,他们还是原来那样的距离——肩膀贴紧,毫无距离的距离。

Gavin看了看自己的运动手表,凌晨一点半,想睡个好觉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但是夜还很长。

“a姐,”Gavin小声问道,“你送我回学校吗?”

“可以,不过学校关门了,你还进得去吗?”Avery说道,随手给喝了一晚上酒的男孩递了一瓶康师傅绿茶。

“我可以翻墙啊。”

“送他回学校。”Franklin也醒了,他刚醒来就发现颈窝里蹭着男孩毛茸茸的脑袋,让人心情挺愉悦的。“我还有事,不陪你进去了。到了宿舍给我发短信。”

Gavin有的时候容易忘事,所以他下了车之后还一直念叨着“发短信发短信”,念叨了几遍之后走到学校的大铁门前准备开始他的登攀——他愣住了,以往冷冷清清的大铁门口,居然站了一排保安。

我*,怎么办,露宿街头吗?Gavin脑子里边接着就冒出了外国电影里面那些躺在长椅上仅盖着一张报纸的流浪汉,凄冷的夜风立刻吹的他打了个哆嗦。他在保安看不见的地方逛游了十来分钟,打算给Franklin打个电话求助。

Franklin没有接。

这是Franklin第一次不接他的电话。他又拨通了Avery的电话——Avery也没有接。

这时他的手机上突然来了一条短信,一条显示号码为999-9999-9999的短信:“从学校大铁门往东走50米,左拐,小巷子里通着学校最矮的墙。”

第二条短信:“快进去吧,外边凉。别忘了给F发短信啊。”

 

Charlotte和Avery的关系不错,所以有的时候友情客串帮Franklin大哥撑撑场子——但这不意味着她要给Franklin卖命。

所以Ave把酒吧清场处理现场的时候,她和Karen还悠哉的自己给自己倒了两杯免费的、甜兮兮的鸡尾酒,坐在那一滩鲜血旁边喝着。当Franklin给对家发了条短信说,来不来酒吧约架半个小时不来就去你家的时候,Charlotte和Karen就这么毫不犹豫的跑了。

她们根本叫不着出租车的,不是没有出租车,而是因为Karen穿着红色鱼尾裙浓妆艳抹,路过的人都战战兢兢的瞧瞧她有没有腿,实在是没有出租车敢载。

于是她们就晃晃悠悠的走回家,Karen的高跟鞋在红砖地面上敲出清脆的鼓点。夜风吹起女孩们的头发——哦其实吹不起来——Charlotte的头发太短了只能被掀起一点刘海,而Karen的头发干脆是盘起来的,在酒吧人群里疯了三四个小时,依然造型精致。

她们两个喝多了之后不吵不闹,只是各自陷入各自的思潮涌动,一言不发。走了有十来分钟,衣服上的酒气和酒吧里疯狂涌动的迷醉气味都被风带走了,这两个人停了下来——铁门口难得的看守严密,保安警察们窃窃私语,气氛紧张。

Charlotte和Karen继续向前走,从小巷子里翻墙进学校。

回到那件两人宿舍的时候,Charlotte发现自己的舍友果然还没有睡。Linda开着台灯看英语单词,一旁那台看起来就很高级的笔记本兀自的明明暗暗,代码一行行的飘过。

“回来啦?”Linda的声音细细的,“刚才Gavin进不来门了,我就把咱们之前的暗道告诉他了。”

“怎么,见到Gavin了?是不是很可爱?”Charlotte扔了外套躺到床上。

“他超可爱。”Linda说道,“我调动了十几个摄像头,拍了他七八十张照片……他真的超可爱的。”

“哦对了,门口那个怎么回事?”Charlotte突然想起来今天不同寻常的大门口。

“那个啊,”Linda喝了一口咖啡,“过两天给Franklin说一下吧……咱们学校里死人了。法学院一个女生,一枪毙命,说不定是黑帮的手笔。”

Charlotte猛的坐起来,Linda就抱过来电脑给她听警察对讲机里的频道,那些杂乱的声音里面透露着难以言喻的慌张……确实是死了一个人,她们的学校,她们的身边死了一个人。

有能力的人都会给自己营造安全的环境,没有人天性喜欢混乱和纷争,哪怕是对于Franklin来说,身边不可控的危机都是不可以容忍的东西。对于Charlotte她们也一样,可以提着球棒去厮杀一个晚上,但是绝对不可以容忍自己温馨的小窝里出现一缕混乱涌动的风,或是一丝血腥味。

无论是谁,现在把脏手伸到他不该触碰的地方了……这只手就应该被剁掉。

Charlotte重新穿上了被扔在地上的外套,一边给Avery打着电话,一边去踹隔壁Karen的门去了。

 

“哎呀哎呀,这么凶的嘛?”Luther眯着眼睛笑。“要不

要我提醒你,你刚刚可是杀人了哦?”

Tywent没有出声,溅上了女人鲜血的冬青随风摇动,血的腥气在风中舞蹈——竟也勾起了他的几分不安。

“不过宝贝,我可以帮你哦。”Luther笑道,“因为啊,美人无论做什么都可以被原谅的。”

Tywent不说话,Luther就自顾自的说下去:“所以,你想做什么呢?在这个江城说一不二?名利双收?还是……”

他一双好看的桃花眼里是波澜诡谲的黑色禁海,“杀了大哥?”


FGTL(依然没有想好具体的名字

黑道au,原耽,双cp,是联文(文风不定向

2.

完犊子了。Charlotte此时心里只有这么一句话,完犊子了。

进来的几个人身份不太一般,算是她们黑道老大哥Franklin的对家,而且还算是少少的得罪过他一点的对家。Franklin这个人平时温和有礼笑容得体,其实他丫就是一个切开黑,绝对会暗搓搓整死对方的那种。按理说整死就整死,本质上和她Charlotte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但是这次Franklin喝了酒,现在看来他好像还算正常,但是Charlotte知道此时此刻他就是一头冬眠被吵起来的熊,目前为止没有东西可发泄,如果有什么让他不爽的东西进入了他的视线,他绝对要抄起椅子抡人的。

换言之,如果Franklin进了酒吧,可能就要有人血溅当场了。

“这乱,脏,没什么好东西,”Charlotte飞快的调整好情绪,“大哥,除非你想看Karen跳钢管舞,不然完全没有必要来。”

“是吗?”那边的声音听不出一丝醉意,“可以我听Shar你刚刚的口气,大概比Karen还有意思……啊,我记得Ave手机上有你的定位,江城路13号酒吧?好的。”

Franklin从后座探过来,把手机驾到Avery能看到的位置。Avery战战兢兢的瞥了一眼,**,这连导航都给她订好了。Avery大概可以预想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了,但是那个男人现在就坐在她身后的座位上,靠着椅背,在黑暗的车中无声微笑——如此这般,她也只能跟着林志玲的导航声音,油门到底。

 

Charlotte和Karen掂量了一下,觉得凭她们身上仅有的一把小刀,并没有可能把那五六个黑色衣服的男人撂倒。如今Franklin要来了,死神的脚步进了,这几个人毫无求生欲望,甚至,其中一个还坐在了Gavin旁边的位置上,点了喝的。

那是一杯蓝柑威士忌……不,这完全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坐在了Gavin的旁边,Gavin!

Gavin此时此刻已经喝完了他原先的那杯,点了一碟开心果在那里嘎嘣嘎嘣的嚼着,像只腮帮子鼓鼓的仓鼠。那个男人看了他一会,见Gavin丝毫没有察觉,就把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可能想搭一句话。按理说,以此时此刻酒吧的嘈杂程度,Charlotte是完全不可能察觉到酒吧大门打开的那一声轻响,和飘进来的那一缕清凉的风的,但她就是该死的察觉到了。抬头,就看见Franklin走了进来。

他可能本来有一件西装外套,扔在了车上,现在白色的衬衫领口解开了两颗扣子,袖口挽到手肘以上。他抄着口袋走进来,脸上是带笑的。笑的时候微微眯起眼睛,耐人寻味的笑容让他更多了几分英俊迷人的气质。

有些人注意到Franklin了,比如那几位黑衣哥们。Franklin淡定的走向了其中一位,他很有耐心的把那人放在Gavin肩膀上的手拿下来,然后轻轻的拍了拍那人刚刚放过的位置,好像为Gavin贴心的弹去了一点灰尘。

Gavin抬头,下一秒醉醺醺的男孩就从高脚凳上蹦了下来,含着一腮帮子的开心果,含糊不清的喊了一声:“Franky!”

“喝到这么晚?”Franklin给男孩整了整敞开的领口,“早点回去。这样,你去找Ave,就是门口那个白色衣服的卷毛……”

黑衣哥们犯了一个相当致命的错误,他居然选择在如此一个微妙的时刻出手棒打鸳鸯。Franklin架住那人手刀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了,他不笑的时候也没有很冷很凶,只是淡淡的,还有一点点的不耐烦。Franklin抓住那个人的手往前一带,趁那人失去重心,他侧身闪过给了那人腰部一个凌厉的膝击,又反扭住胳膊摁在了地板上。

如果是正常意义的战斗的话,应该已经在电光火石只见结束了。但,很可惜,Franklin之前喝的有点多。吧台前的高脚凳有着短短的椅背,椅背左右两端有两根用于固定位置的铁棍,是活动的,可以抽出来。不知道Franklin怎么发现的什么时候发现的——反正此时此刻,他一脸淡然的抽出来那根凶器,冲着黑衣男人的后脑勺敲了下去。

一时间万籁俱寂,酒吧里的人都愣住了——大概没有一个人能想到,重物敲击人类颅骨的声音,竟然可以这么好听,余音绕梁。


FGTL(没有想好具体的名字嗯

黑道au,原耽,f4,双cp(是和朋友的联文

逻辑混乱,内容(可能?)略微狗血,暂时清水

来吧


1.这天晚上没有什么风,因而无论是酒精味还是血腥味都郁结在一处,溢散不开。

Charlotte坐在酒吧的高脚凳上喝着一杯冰酒,酒里加了一颗剖开的柑橘,苦涩味道直冲鼻腔。她的右侧,隔了两个烂醉如泥的女人,有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

男孩酒量不是很好,要了一杯烈酒,喝了一半,趴在黑色水晶吧台上睡了一个多小时,醒来后又小口的啜饮起来。看的出来他喝的并不开心,每一口都要挤着精致的眉眼才能吞咽下去。他长得不错,有一种和酒吧格格不入的干净味道,这股特别的味道吸引了酒吧中不少醉醺醺的男女。

Charlotte拨出了一个电话,电话那边女人的声音微弱,几乎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于是她也降低了音量,道:“Ave,把大哥叫来吧。不然我觉得他的小朋友,Gavin可能……童贞不保呐。”

Avery此时正开着车,大半夜的公路上的人很少,道路两侧高大树木的影子与黄色的路灯灯光一并,洒落在车窗上。通过后视镜她看不到后座上那人的脸,他也许睡着了,也许只是看着窗外发呆。Avery小声的对电话里的Charlotte说话:“不好办,大哥喝多了。你知道他喝多了什么德行……”

Charlotte刚想说,他不来难道要我去救那个小朋友,第一个音节吐出一半手机就被身边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拿走了。那女人用深色的水晶指甲一下下敲着手机外壳,带着三分酒气说道:“亲爱的,直接把他拖过来就行,他喝多了六亲不认……总不能连他的小朋友都不认吧。”

Avery很想怼回去,怼到Karen那张娇艳的脸上去,但是她不敢大声说话,“大哥喝多了是要见血的,**。”

Karen眯起眼睛,把本就落入眼中的斑斓灯光汇聚与一处。“那就让我们的知心大哥哥在小朋友面前大开杀戒呗,你——”话没说完,Charlotte就在一旁重重的撞了她一下,伴随着一声低低的咒骂。她抬头望去,只见五六个黑色衣服的男人走了进来,Charlotte抢回手机,对着电话那头低吼:“他妈的!Ave!别让大哥来!”

却不想电话那头的男声不咸不淡不漠不喜:“哦,为什么啊。”